斯蒂文把自己和葡萄的关系告诉给了大志

  
  大志被人追债,正好斯蒂文路过救了他。大志因为斯蒂文救了他,准备与他讲和,哪知却得到了斯蒂文的讽刺,斯蒂文纳闷葡萄怎么会看上像大志这样的人呢?葡萄想把小袁心送到正常的学校上学,可是小袁心的情况根本就适应不了这样的环境,葡萄为此颇感焦急,穆老师对葡萄的引导让葡萄重新拾回照顾小望小袁心的信心。

  追债的人找不到大志,便跑到葡萄婆婆的修车厂,要求以修车厂作为抵押,葡萄婆婆这才知道大志为什么要带小望他们去赌博的原因。葡萄的婆婆要求追债的人给她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还钱,葡萄婆婆的骨气让追债的人很是佩服,便同意下来。

  斯蒂文为葡萄婆婆的骨气所折服。斯蒂文决定帮助大志家还钱,便带着小露来到银行,准备取钱给小露拿去还债,可哪知道莫慧雅把斯蒂文的卡全部冻结,钱无法取出。小露想到让斯蒂文卖了跑车,斯蒂文告诉她跑车也不在自己名下,是妈妈名下的。斯蒂文找到同是富家子的朋友们借钱,可是朋友们的卡要么是被家里冻结,要么就是家里面事先告知不准借给斯蒂文钱。斯蒂文没有办法,只好找到莫慧雅和葡萄父亲,质问他们还想怎样对付自己,葡萄父亲告诉斯蒂文这不是为了对付他,只是不想让斯蒂文帮助大志而已。葡萄父亲把自己和葡萄的关系告诉了斯蒂文,斯蒂文这才知道他们之间的纠葛,也知道了所有的真相,知道真相的斯蒂文不屑于葡萄父亲的做法。斯蒂文对葡萄父亲的指责谩骂,惹得莫慧雅出手打了他。

  离开家的斯蒂文来到葡萄家,正好碰到狼狈而来的大志。斯蒂文和大志来到海边喝酒,斯蒂文把自己和葡萄的关系告诉给了大志,大志这才知道以前自己误会了斯蒂文,两人这才真正打开了以前的心结。斯蒂文为了发泄,和一群混混打起来,大志上前帮忙,两人和对方八个人好好地干了一架,最后两人被带到了派出所,小露把二人保释出来。葡萄父亲和莫慧雅来到停车场,告诉葡萄婆婆他们已经帮大志把欠的钱还了,葡萄的婆婆没有因为莫慧雅的帮忙而感激,她只想让葡萄父亲认了葡萄,并拒绝莫慧雅他们的帮助,坚持自己还钱。

  
  葡萄的婆婆打电话给葡萄,让葡萄明天一早和大志把婚离了,葡萄的婆婆不想因为大志而让葡萄欠莫慧雅他们的人情,她的做法让小露和大志生气。大志发泄的开着斯蒂文的跑车,路上被交警抓到,大志找来了斯蒂文帮忙。斯蒂文带大志来到拳馆,两人狠狠打了一架,好好发泄了一场。大志告诉斯蒂文自己马上要和葡萄离婚,也把葡萄为什么嫁给自己的原因告诉给了他。

  婆婆的话让葡萄很伤心,她在院子里跑了一圈又一圈,直到累得躺在地上,她想着以前婆婆对自己的好,她知道只有和大志离婚,就是对婆婆最好的报答,即使自己很不舍得那个家。斯蒂文带着大志找到葡萄父亲,大志告诉葡萄父亲,葡萄收集了很多关于袁卫国的报纸和杂志,其实葡萄从未忘记过自己的父亲,哪怕是对他的恨也是源自于葡萄的在乎,大志的话让葡萄父亲重新审视自己在女儿心中的位置。

  斯蒂文问大志他爱葡萄吗?大志没有正面的回答,只告诉他就算他们离婚了,依然会把葡萄当是自己的老婆,大志的话让斯蒂文感动,斯蒂文告诉大志不用离婚会有其他办法的,可是大志依然决定离婚。大志的善良让葡萄父亲很是自责,不想伤害大志,可莫慧雅坚信这件事不会走漏风声,坚持继续为难大志,以求得葡萄的妥协。穿帮网原创,斯蒂文告诉母亲和袁卫国,自己不揭露这件事的两个条件就是,一帮大志还了所欠的债,袁卫国同意了,还有就是让袁卫国辞掉公司的职务,由自己接替,这样袁卫国以前所作的事就不会影响到公司的形象了,袁卫国毅然同意。葡萄父亲请求斯蒂文帮助自己和葡萄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,斯蒂文拒绝,只把大志要自己带给袁卫国的话告诉了他,你们是一家人,你不帮葡萄谁帮葡萄呢?斯蒂文还告诉葡萄父亲今天大志会和葡萄离婚。葡萄父亲听后愧疚不已,在斯蒂文离开后发病被送往医院。医生告诉莫慧雅袁卫国的病再也不能拖了,必须马上换肾。

  葡萄和大志准备离婚,斯蒂文小露赶来阻止了他们,葡萄这才知道大志同意和她离婚的原因。葡萄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帮忙还的钱,葡萄还是坚决和大志离了婚。葡萄来到父亲家,可家里只有莫慧雅在,莫慧雅告诉葡萄袁卫国出差了,其实袁卫国这时还躺在医院。葡萄准备离开时,没想到父亲出现在自己面前,他深深恳切葡萄原谅自己,并愿意开记者招待会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。葡萄本已动容,可哥哥小望见到父亲后发病,让葡萄再一次拒绝原谅父亲。斯蒂文告诉葡萄自己也算是她的哥哥,所以袁心袁望也算自己的兄妹,他会支持葡萄好好照顾他